一九付更名滴滴支付 那些被并購支付公司狀況如何?

  支付新變局:新股東金融陽謀圖窮匕見

  本報記者/劉穎/張榮旺/北京報道

  近日,持牌支付機構北京一九付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一九付”)正式完成更名,更名為北京滴滴支付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滴滴支付”),這場歷時三年多的支付牌照并購終于畫上了句號。

  除了滴滴支付之外,還有多家支付機構也由于股權并購的原因“改頭換面”。這些被并購的公司目前生存狀況如何?

  此前滴滴收購一九付支付牌照時曾稱“并無進入支付行業計劃”。從目前的發展來看,滴滴這一舉動與美團點評(HK3690)收購北京錢袋寶支付有限公司、美的集團(000333.SZ)收購深圳市神州通付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神州通付”)等相同,雖無意在支付行業與各支付公司廝殺分羹,但對其在金融領域的布局及合規性要求卻至關重要。

  在“所有金融業務都要在監管之下,都需要持牌經營”的監管思路下,想要入局金融業務的第一步就是收購支付牌照。不少業內人士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多數被并購的支付公司主要服務于新股東業務。雖然被收購后業績有所下滑,但是股東可以快速變現,公司高管也可以進入更大的平臺。

  北京看懂研究院研究員、移動支付行業專家王曉韡認為,牌照在被收購后,支付公司原有的經營模式基本會被打破,轉為服務于股東場景,因此股東的場景和經營狀況決定了支付機構的經營狀況。

  原有業務收縮

  2015年央行暫停發放新支付牌照的同時,也逐步加大了對第三方支付機構的監管力度,行業進入“深水區”。彼時央行表示,要重點做好對現有支付機構的規范引導和風險化解工作,加大專項治理和執法力度,進一步提升監管有效性。

  從企業發展自身需求來看,支付業務也成為一些大型企業發展過程中的必備“硬件”。一方面能夠提高企業利潤、擴大營收,另一方面也是企業構建自身生態系統的必要一環。

  在這樣的背景下,企業并購支付公司成為行業公司,支付行業的并購案在2015年到2017年集中爆發。其中,滴滴收購一九付正是發生在2017年12月。此外,美的集團、唯品會(VIPS)、美團點評等行業頭部企業也在此時完成支付牌照的并購。

  對于滴滴收購一九付并于近期完成更名的原因,滴滴方面表示,是基于滴滴出行生態下用戶不斷衍生的金融服務需求,例如資金周轉、資產增值、財產和健康保障等需求,需要構建基礎的支付能力,為用戶搭建起便利的賬戶體系,提供優質的金融科技服務;同時也為了夯實滴滴的金融服務基礎能力,實現金融服務與場景的融合。為更加緊密服務滴滴出行和滴滴金融各場景業務,同時與集團品牌協調,提高支付品牌的市場認知度。

  支付產業網創始人劉剛表示,大部分被收購的支付公司業績都有所收縮或在收購之前就已經有所收縮,完成收購后主要服務于集團內部。

  對此,滴滴方面表示,滴滴支付會保證原有業務的正常運轉,但在整體的戰略方向上需要與集團的整體戰略協同,所以在投入和服務對象上會有一定調整。滴滴支付目前已支持滴滴出行場景中的出行以及金融服務場景。同時,滴滴支付也在不斷探索服務出行生態的能力,為用戶提供金融科技服務。

  據了解,唯品會在2016年收購浙江貝付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浙江貝付”)后,清退了浙江貝付的商戶。2017年5月,唯品會正式宣布拆分金融業務。

  唯品會曾將金融業務視為核心發展目標。2017年,唯品會CFO楊東皓曾對外表示,未來唯品會將形成以“電商、金融、物流”為支持的“三駕馬車”。消費貸是未來方向,電商正是消費者購買產品時最直接的場景。

  值得注意的是,在一九付支付轉讓給滴滴之前,其業務就已經呈現萎縮狀態。2017年前9個月,一九付支付營業收入為378.34萬元,營業利潤和凈利潤分別為-479.08萬元和-479.27萬元。而2016年其營業收入為2918.38萬元,營業利潤和凈利潤分別為48.69萬元和8.58萬元。最后以3億元出售一九付全部股權,成為高鴻股份(000851.SZ)2017年盈利的重要來源。

  而對于滴滴來說,牌照本身的價值則顯得更為重要。王曉韡認為,對于收購方而言,支付機構自身的利潤并不具備吸引力,并購的目標在于“持牌”。

  運營成本增加

  在2013年~2017年互聯網金融發展的黃金時期,涉足金融已成實體企業以及互聯網企業的標配。以美的集團和唯品會為例,在收購支付牌照之前就已陸續涉足金融,而支付牌照的獲取使其可以搭建起完整的賬戶體系,是其跨入金融服務的核心一環。可以說,收購支付牌照的背后企業是對互聯網金融行業的野心。

  不過,隨著互聯網金融行業的監管趨嚴,行業頭部平臺紛紛淡化自身的金融屬性,支付牌照的價格也開始逐步回歸合理。

  北京聚金匯寶信息咨詢有限公司合伙人兼副總經理孟凡富認為,隨著監管越來越嚴,合規成本越來越高,行業面臨著更多的不確定性,也增加了經營壓力。此外,牌照運作成本越來越大,如互聯網支付牌照,至少成本也要上千萬,如檢測、認證、運營等費用。

  那么,此前一些公司花大價錢收購的支付牌照生活狀況幾何?

  “第三方支付機構在被收購后,原有的經營模式會被打破,轉為服務于股東場景,因此,股東的場景和經營狀況決定了支付機構的經營狀況。”王曉韡指出,對于在支付牌照價格高峰期間收購的大集團而言,支付牌照解決了監管合規的問題,因此也促進了其業務的發展。反之,如果對于業務與支付的結合沒有很好的定位,收購的支付牌照在集團中所發揮的作用也就不大了。

  據了解,平安集團在收購上海捷銀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捷銀”)后集中優勢資源打造支付品牌,如今其旗下的平安壹錢包成為支付行業的頭部平臺。

  相較于此,一些收購支付牌照的公司在逐步淡化金融業務。

  此前,唯品會曾在年報中披露過金融數據。2015年至2017年,唯品金融凈收入占集團凈收入分別為0.15%、0.2%、0.34%;2017年壞賬計提達到1.2億元。

  如今,唯品會的金融業務收入已隱藏在其他收入之中。財報數據顯示,2019年其他收入占比僅為4.6%。由此可見,其金融業務收入微乎其微。有分析認為,唯品會回歸特賣業務,主要是因為金融板塊缺乏明星產品及商業創新,風險比機遇更大。金融板塊收縮,服務于集團內部的支付牌照價值也在降低。

  此外,有些公司此前經營違規業務,面臨牌照被注銷的風險,因此火速更換股東、更名,防止牌照被注銷。

  據了解,上海申鑫電子支付股份有限公司在更名之前為上海優樂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曾因“二清”事件遭央視曝光,此后被上海申鑫足球俱樂部收購。湖南瀟湘支付有限公司在更名前為湖南星廣傳媒有限公司,曾深陷挪用、占用備付金風波。

  在王曉韡看來,這些公司在并購、更名完成后并不意味著脫胎換骨。隨著監管的愈加嚴格,支付機構原有的盈利模式和生存方式已經很難在市場中立足。更換股東、更名都是表面調整,并沒有對支付公司的業務產生實質性影響。除非股東能夠有足夠多的場景與經濟實力進行扶持,否則這些支付公司還是會面臨生存問題。

評論

  • 華聲推薦
  • 國內
  • 影視
  • 國際
  • 財經
  • 汽車
  • 百科
  • 觀察
  • 探索
  • 債券
  • 理財
  • 產經
  • 兩性
  • 直銷界
  • 聯播
  • 法律講堂
  • 未解之謎
六合宝典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