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保業務拖后腿 野村下調人保目標價

  記者注意到,銀保監會還設定了三年小目標,提出到2022年,財險公司主要業務線上化率要達到80%以上,財險公司償付能力充足率達標、風險綜合評級均在B類以上。

  上半年財險保費增速跑贏人身險,但頭部財險公司盈利增速卻引起了市場擔憂。

  8月7日,野村證券發布報告下調中國人民保險集團(1339.HK)的目標價8%至3.19港元,但基于低估值,給予買入評級。同時,下調中國財險(2328.HK)的目標價,自10.17港元下調至9.02港元,評級維持買入。

  對于下調目標價的原因,野村證券稱,預計中國財險上半年純利按年倒退23%,意味著次季純利按年倒退43%,主要由于去年次季退稅帶來的高基數影響。上半年稅前盈利料按年升9.4%,受惠于強勁投資收入(按年增長15%),惟承保利潤料按年下降3.9%。

  野村證券還指出,預料中國財險上半年綜合成本比率為97.8%,略高于去年上半年的97.6%,意味次季為98.5%,按年及按季皆惡化,估計因信用擔保保險急劇轉壞,抵消了汽車保險的明顯改善。

  可見,除去年稅收紅利政策釋放完畢,給今年凈利潤帶來的高基數壓力外,作為頭部財險公司,人保財險一度曝出承保風險的信用保證險業務,也同樣影響了國際投行對其股價的研判。

  事實上,信保業務盲目擴張后的隱患,并非僅是個案,回溯過往,在車險市場競爭激烈已成紅海的環境下,信保業務一度被視為財險公司突圍的重要戰略方向,而今卻落得“一地雞毛”。

  財險業的出路究竟在何方,中小財險公司在頭部效應聚集下,難道只能坐以待斃?

  8月5日,銀保監會發布《推動財產保險業高質量發展三年行動方案(2020—2022年)》(以下簡稱《行動方案》),力求推動行業向精細化、科技化、現代化轉型發展,為財險業未來發展指明了方向。

  記者注意到,銀保監會還設定了三年小目標,提出到2022年,財險公司主要業務線上化率要達到80%以上,財險公司償付能力充足率達標、風險綜合評級均在B類以上。

  8月9日,中國精算師協會創始會員徐昱琛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指出,“客觀事實證明,融資類信保業務對于當下財險公司的風控水平來說,并不適合大力發展。目前圍繞網約車、乘客保障等方面的創新險種開發還不足,非車險種中,涉及危險品、家財險細分需求的產品也并不精細,這都有待保險公司進一步挖掘市場真實需求痛點,開發多元化的保險產品。”

  預料財險成本率承壓

  在上市險企股價被市場認為普遍低估的當下,野村證券緣何下調上述人保旗下兩只股票的目標價,也受到市場關注。

  野村證券在發表的中國人保業績前瞻報告中指出,“預期受去年同期有一次性退稅47億元人民幣的高基數影響,今年次季凈利或將按年下跌42%,令上半年凈利潤整體下跌18%。”

  該投行還表示,疫情下人們減少外出,汽車險損失率下降,將令綜合成本率由2019年同期的98.1%下降至約95%,但信用擔保保險業務下降,將很大程度抵消車險的顯著改善,預期財險業務次季綜合成本率可能達98.5%,按年及按季相比惡化,令上半年財險綜合成本比率將達97.8%,較去年上半年的97.6%略有上升。

  由此不難看出,野村證券除了對人保凈利潤增速情況不樂觀外,也提出信保業務發展不佳,可能影響到財險整體綜合成本率的提升。

  據中國人保2019年年報數據顯示,人保財險信用保證險業務2019年出現承保虧損28.84億元,綜合成本率為121.7%,已經超出100%的盈虧平衡點。

  8月9日,華西證券金融分析師曹杰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即便是信保業務出現問題,一般也會有再保分擔壓力,不會給人保財險帶來很大影響,但受到去年稅收新政一次性利潤調整影響,人保今年上半年的凈流潤增速的確會有下滑趨勢。”

  事實上,今年以來,人保財險的信保業務已明顯收縮。時代周報記者獲得的一份行業交流數據顯示,截至6月末,今年上半年該公司信用保證險保費收入為43.18億元,同比大降58.6%。

  除了人保財險外,全市場也在緊急調轉信保業務車頭。上述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財產保險公司經營信用保險和保證保險的原保險保費收入分別為92.84億元和368.57億元,同比降7.17%和1.3%。

  保費收入下降有一定的滯后性,并未能馬上遏制承保虧損的實況。

  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信用保證保險承保虧損合計達到95.43億元,其中,保證保險和信用保險分別承保虧損79.43億元和16億元。

  這也意味著,昔日被視為拉動非車業務主力的信用保證險,過往保費收入高增長的勢頭將難以為繼。接下來,新的盈利增長點從哪里找?也成為擺在89家財險機構面前的新難題。

  信保業務收縮后路在何方

  8月5日,銀保監會公布《推動財產保險業高質量發展三年行動方案(2020―2022年)》。記者注意到,《行動方案》給出了行業發展的三年總體目標,明確到2022年實現財產保險公司償付能力充足率均達標、風險綜合評級均在B類以上,推動形成結構合理、功能完備、治理科學、競爭有序的財產保險市場體系。同時,財險公司主要業務線上化率也需達到80%以上。

  具體而言,銀保監會提出,推動行業從以車險為主向車險、非車險發展并重轉變,從銷售驅動向產品服務驅動轉型,從傳統經濟補償向風險管理和增值服務升級,鼓勵互聯網保險、相互保險、自保等創新發展。

  8月9日,一家中小財險公司人士對記者表示,“監管此次的三年行動方案,是以總體目標核心倒逼財險公司轉型的思路,過往財險機構無論是車險還是非車業務,發展都相對粗放,嚴重依賴比拼渠道和手續費,并不是良性競爭的路徑。而今監管定調要向精細化、科技化和現代化發展之后,間接引導財險公司走差異化創新路徑,拼科技、拼服務會成為財險公司未來的大趨勢。”

  同日,徐昱琛也對時代周報記者直言,“當下,其實更需要財險公司的市場部門和產品開發部門多動動腦。”

  徐昱琛認為,通過近兩年發展火熱的健康險以及融資類信保業務的成效結果對比,其實已經對財險公司有所啟示了,既需要深挖B、C端市場真實需求,也需要財險公司的風控、承保能力與保險業務相匹配。另外,財險公司還要有敏銳的政策感知,能夠盡早參與到政策紅利釋放的業務中去。

  徐昱琛指出,車險領域其實并非毫無拓展空間,但要適應市場新發展和新趨勢,如網約車、順風車領域的保障需求,以及機動車三責險額度仍有待提升等方面皆有開發空間。另外,非車業務領域的房屋安全、家財險、危險品運輸等方面,也有很多值得細化創新的險種。

評論

  • 華聲推薦
  • 國內
  • 影視
  • 國際
  • 財經
  • 汽車
  • 百科
  • 觀察
  • 探索
  • 債券
  • 理財
  • 產經
  • 兩性
  • 直銷界
  • 聯播
  • 法律講堂
  • 未解之謎
六合宝典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