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新藥業“神奇財技”:左手打八折給大股東定增5億 右手斥資4.72億向大股東買“待建房產”

  中國網財經8月11日訊(記者 牛荷)作為一家2004年上市的老牌醫藥企業,浙江京新藥業股份有限公司(“京新藥業”,SZ:002020)上市多年來的經營表現始終中規中矩,然而今年以來,圍繞著公司及公司大股東,卻發生了一系列的“資本運作”,引發了媒體和中小投資者“吃相難看”的廣泛質疑。

  公開資料顯示,京新藥業成立于1990年,是一家集研發、生產、銷售于一體的醫藥上市公司,公司董事長呂鋼為持股20.55%的第一大自然人股東,系京新藥業控股股東和實控人;京新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京新控股”)為持股7.75%的第二大股東,其實際控制人也是呂鋼。  

京新藥業實際控制人股權示意圖
京新藥業實際控制人股權示意圖

  過于巧合的“資本運作”

  這波引發輿論關注的“資本運作”,最初是2020年6月18日,京新藥業發布公告稱,公司擬受讓杭州方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杭州方佑”)持有的位于杭州臨空經濟示范區(蕭山區南陽街道南興村)待建房產,交易總價為4.72億元(不含稅)。其中,杭州方佑為京新控股的全資子公司,本次交易構成了關聯交易,相當于上市公司斥資4.72億,買下了大股東名下的“待建房產”。

  隨后是7月14日,京新藥業發布“2020年度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預案”,擬以9.12元/股(按不低于定價基準日前20個交易日均價的80%定價,即八折定價),向京新控股和“員工持股計劃”(即向大股東和公司員工),定向增發6578萬股,總價6億元。其中,向員工增發1096萬股,總計1億元,向大股東增發5482.46萬股,總計5億元。

  巧合的是,此次定增大股東出資總計5億元,與不到一個月前把杭州蕭山“待建房產”賣給上市公司收回的4.72億元相比,只差2800萬元。換言之,大股東只需要拿出現金2800萬元,加上一片待建房產,就可以以八折的價格,拿到上市公司5482.46萬股的股票。

  而就在發布公告的7月14日當天,公司股價開盤13.55元,收盤14.31元。按9.12元的定增價格計算,大股東這5億元到當天收盤就已經暴賺2.8億元,收益率56%;而如果考慮到這5億元中,需要真金白銀的出資只有2800萬,收益率已高達10倍。

  這些“巧合”迅速引發了媒體的廣泛關注和猛烈質疑:“京新藥業賬面資金非常充裕,2020年一季度末,公司賬面上貨幣資金5.56億元、交易性金融資產21.18億元,類現金資產合計26.74億元。大股東和自家員工以市場八折價承包了此次定增所有份額,短短數日暴賺幾億元,成為最大受益人。這次完全沒有必要的定增,本質上是向關聯方大派紅包、輸送利益,嚴重損害中小股東利益”。

  兩周后的7月28日,京新藥業火速修改定增預案,砍掉了對員工定增的1億元,但仍保留了向大股東“京新控股”八折定向增發的5億元、5482.46萬股。西南證券在一份研報中寫道:定增預案獲京新控股全額現金認購,“充分體現公司管理層對公司未來發展的高度自信。”

  京新藥業資金狀況之謎

  在接受中國網財經記者采訪時,京新藥業相關人士表示,公司近年來一直在向創新業務轉型,在原料藥、器械等業務板塊,都在做一些布局,“近2年資金支出需求較大,公司仍面臨較大的資金壓力”。

  對于此前媒體報道的質疑,這位人士表示,目前公司賬面的貨幣資金看起來相對比較充裕,但其中有一部分(7億左右)是此前定增的募投資金,有專項用途,不能隨便使用,而公司賬面上的其余資金“我們測算過,近2年各個模塊都有較大的資金需求,特別是在創新布局和產能提升上”。

  對于為何在“面臨較大的資金壓力”、以至需要定增融資的時候,還要斥資4.72億元購買大股東名下的待建房產,京新藥業相關人士表示,這處物業位于杭州蕭山機場附近,地鐵線路直達,規劃有高鐵站,“在杭州市內要再找到這么一個地理條件比較優越的地方,很難找得到了”;同時考慮到是“待建房產”,這一交易設定了“交易價格再評估及調整機制”,在未來交付時,還會再做一次價格評估。京新藥業相關人士反復強調,購買這處待建房產“確實是因為有需求”。

  而對于記者“為何在公司資金壓力比較大的情況下,不用租而是要買”的疑問,京新藥業表示,此次交易是公司研發中心、運營中心、新產業基地的在杭布局需要,公司將對相關房產進行整合,部分房產可能會對外出售。

  “本次交易支付根據工程進展分期支付,對當期現金流、財務狀況無重大影響;長期來看,我們看好此塊資產的價值,未來這塊資產在滿足我們的需求同時也可能會帶來一定的收益。”上述京新藥業人士表示。

  事實上,根據京新藥業6月18日發布的《關于購買物業資產暨關聯交易的公告》,京新藥業需要在2020年7月30日前,支付給杭州方佑人民幣 9444.24 萬元;在2021年12月31日前,支付給杭州方佑人民幣14166.36萬元;在2024年6月30日前,支付給杭州方佑人民幣14166.36萬元;在2024年12月31日前,支付給杭州方佑人民幣9444.24萬元。

  據此計算,上述購買待建房產事項,對公司2020年度的現金流影響為近1億元(9444.24萬元),對2021年度的現金流影響為近1.5億元(14166.36萬元)。

  據一位證券市場從業人士表示,累計18個月內2.36億元的現金支出,已接近本次增發5億元的一半,稱這樣的現金支出對“當期現金流、財務狀況無重大影響”,不符合京新藥業“近2年資金支出需求較大,公司仍面臨較大的資金壓力”的現狀。

  此外,中國網財經記者注意到,就在宣布向大股東八折定向增發募集5億元的幾天后,京新藥業還發布了《關于回購公司股份實施進展的公告》:截至7月31日,“面臨較大的資金壓力”的上市公司從賬上又拿出了2億多元“公司自有資金”,以每股9.8元-11.13元之間的價格(平均成交價為10.38元),從中小散戶手中回購了19,364,224股“用于注銷減少注冊資本”,占公司總股本的2.67%。

來源:同花順
來源:同花順

  前述證券市場從業人士告訴記者,公司回購注銷股票意味著公司的資金面較為寬裕,“象這樣一邊說‘資金緊張’,以9.12元的價格,把5個億的股票賣給大股東,一邊又從二級市場上,以10元以上的價格,把2個多億的股票從散戶手上買回來,這種‘賤賣貴買’的操作,對于上市公司來說是極為不正常的。”

  高頻定增被指稀釋股東權益 回應稱有利長遠利益

  公開資料顯示,自2004上市后,京新藥業直到2011年11月,上市后第七年,才做了第一次定向增發。但自此開始,京新藥業的定增頻次迅速增加:第二次定增發生于2014年,時隔三年;第三次定增發生于2016年,時隔兩年;第四次定增發生于2017年,時隔一年。本次定增為第五次,時隔三年。

  據同花順數據,2011年的定向增發,最終實際募資4.41億元,京新控股認購其中20%;2014年的定增實際募資4.99億元,京新控股認購其中20%;2016年的定增,通過向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呂鋼直接募集配套資金的方式,增發了2.8億元的股份;2017年的定向增發,實際募資10.9億元,京新控股再度認購其中20%。

  總結下來,2011年以來,京新藥業累計完成四筆定增融資,實際融資金額合計23.1億元,其中實控人呂鋼及其控制的公司“京新控股”認購的金額高達6.86億元,占比約30%。  

來源:同花順
來源:同花順

  京新藥業相關人士表示,“通過這些募投項目的實施,公司積累了一些產能,也促成了近年來公司穩健增長的業績,近三年公司營收、凈利潤的增長都在20%以上,2019年的ROE提高到了14%以上,業績也實現了持續穩定增長。那我們覺得這個募投肯定是有意義的。”

  歷年年報顯示,2011年至2019年9年期間,京新藥業的營收從2011年的7.10億元增至2019年的36.47億元,增長至原來的5倍多;凈利潤從2011年的0.29億元增至2019年的5.20億元,增長至原來的17倍還多。

  相比公司的營收和凈利增長,京新藥業的盈利能力指標“凈資產收益率”(ROE)確實長期處于低位,在2011年至今的9年間,除了2015年和2019年分別達到11.34%和14.41%,其余7年該數值始終未突破10%。

  對此,有媒體質疑稱,由于公司“不缺錢卻頻繁定增的行為,直接導致公司資產周轉率過低,ROE常年維持在偏低水平,本質上是大股東常年累月占小股東便宜,持續攤薄中小股東權益。”

  對此,京新藥業相關人士表示,再融資確實會導致每股收益和凈資產收益率短期內被攤薄,“但隨著募集資金的運用和募投項目的實施,公司的競爭力和可持續發展能力均將有所提高,因此,再融資有利于實現并維護股東的長遠利益。”

評論

  • 華聲推薦
  • 國內
  • 影視
  • 國際
  • 財經
  • 汽車
  • 百科
  • 觀察
  • 探索
  • 債券
  • 理財
  • 產經
  • 兩性
  • 直銷界
  • 聯播
  • 法律講堂
  • 未解之謎
六合宝典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