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好實控人練衛飛違法對外擔保遭罰 6年遭4罰成常客

  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深圳監管局網站于8月7日公布的行政處罰決定書(〔2020〕2號)顯示,經查明,當事人練衛飛,時任深圳市全新好股份有限公司(原名為“深圳市零七股份有限公司”,于2016年2月17日更為現名,以下簡稱“全新好”,000007.SZ)實際控制人,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以全新好名義借款、提供對外擔保

  2014年至2015年,練衛飛為全新好實際控制人。2014年4月至2014年6月16日,練衛飛時任全新好法定代表人、董事長。2014年4月至10月,練衛飛未經公司董事會或股東大會審批程序,私自攜帶并使用公司公章辦理公司借款和對外擔保事項。具體情況如下:

  2014年4月1日,練衛飛以全新好名義與吳海萌簽訂《借款合同》(編號:sz201404-01),由吳海萌向全新好提供借款5500萬元,借款期限365天,借款月利率為2%。4月4日,在吳海萌下達的《指定付款函》要求下,深圳市圣海諾貿易有限公司向練衛飛實際控制的深圳市大中非投資有限公司光大銀行賬戶轉入5500萬元。4月7日,練衛飛向吳海萌出具了收據,收據上加蓋全新好公章。練衛飛在簽署借款合同后未告知公司財務人員,致使公司漏記5500萬元債務。

  2014年5月18日,練衛飛以全新好名義與吳海萌簽訂《借款合同》(編號:sz201405-03),向吳海萌借款5100萬元,借款期限365天,借款月利率為2%。在吳海萌《指定付款函》要求下,5月20日,王沛雁向全新好中信銀行賬戶轉入4100萬元;5月21日,圣海諾貿易向全新好該賬戶轉入1000萬元。5月25日,練衛飛向吳海萌開具了收據,收據上加蓋全新好公章。該筆資金未被計入公司債務,實際被用于沖抵全新好對大中非投資、黃石市天浩貿易有限公司的應收賬款。

  2014年5月20日,練衛飛以全新好名義與吳海萌簽訂《借款合同》,由吳海萌向全新好提供借款4900萬元,借款期限365天,借款月利率為2%。5月22日,在吳海萌《指定付款函》要求下,圣海諾貿易向全新好中信銀行賬戶轉入4900萬元。5月25日,練衛飛向吳海萌開具了收據。該筆資金未被計入公司債務,實際被用于沖抵全新好對大中非投資的關聯應收賬款。

  2014年10月21日,練衛飛與謝楚安簽訂了4份《借款及保證擔保合同》,相關合同均加蓋全新好公章。合同約定練衛飛向謝楚安合計借款1億元,由全新好等三方為練衛飛提供保證擔保。10月22日起,借款資金分多筆陸續轉入指定收款賬戶。2018年11月30日,深圳仲裁委員會作出《裁決書》([2016]深仲裁字第2123號),練衛飛需償還謝楚安未償還部分借款本金2187.71萬元及對應的違約金、律師費、仲裁費,全新好對練衛飛應付的上述款項承擔連帶保證責任。

  深圳證監局認為,練衛飛利用公司實際控制人的地位、優勢和便利,未經董事會、股東大會等決策程序和公司用印審批程序,以公司名義借款、為其個人借款提供擔保。借款、擔保事項發生后,練衛飛未及時通知公司履行披露義務,對上市公司長期隱瞞應披露事項。練衛飛作為全新好原實際控制人,直接決策、實施上述違法行為,依據《信息披露違法行為行政責任認定規則》(證監會公告[2011]11號)第十八條第二款規定,練衛飛的行為已構成2005年《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三款所述行為。

  二、練衛飛多次受到行政處罰

  練衛飛未將鈦礦包銷合同無法執行,以及全新好子公司收回鈦礦包銷預付款交億巨有限公司托管事項告知其他董事、監事、高管及董秘,指示香港廣新出具有誤導性陳述的回函,導致全新好信息披露違法,2014年6月被給予警告并處30萬元罰款;練衛飛未經合同流程審批,以全新好名義簽訂借款合同,涉及借款及財務費用合計7733.5萬元,亦未安排公司對相關借款事項予以披露,致使全新好未按要求履行臨時公告義務,漏記出借人轉入大中非投資銀行賬戶的2100萬元負債等事項,2015年12月被給予警告并處30萬元罰款;練衛飛授意全新好相關人員對外支付大額資金,參與、實施籌劃股份轉讓事宜,知悉相關股票被司法輪候凍結,但未依法及時告知公司,致使全新好未依法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2016年2月被給予警告并處20萬元罰款。

  深圳證監局認為,練衛飛守法與合規意識淡漠,長期利用實際控制人地位、優勢和相關職務便利,導致全新好治理嚴重缺陷、內部控制混亂,引發多次信息披露違法行為。在被監管機構處罰后,不僅不積極悔過改正,反而蓄意隱瞞,致使本次案件違法事實在前次處罰決定作出后才被發現,依法應予嚴懲。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依據2005年《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三款的規定,深圳證監局決定對練衛飛給予警告,并處以60萬元罰款。加之前述行政處罰罰款數額,練衛飛累計遭罰款共計140萬元。

  經中國經濟網記者查詢發現,全新好成立于1983年3月11日,注冊資本3.46億元,于1992年4月13日在深交所掛牌,陸波現為法定代表人,黃國銘現為董事長,截至2020年3月31日,漢富控股有限公司為第一大股東,持股7500.01萬股,持股比例21.65%。

  當事人練衛飛,自2008年2月1日至2014年6月16日任全新好3屆董事長。公司2019年年報顯示,2015 年 12 月 15 日,原公司控股股東廣州博融和原公司實際控制人練衛飛先生與 前海全新好簽訂《表決權委托協議》,將廣州博融和練衛飛先生持有的全新好股份對應的表決權全部委托給前海全新好行使,前海全新好實際控制人吳日松、陳卓婷夫婦成為本公司實際控制人。

  公司2013年年報顯示,練衛飛:男,1966年2月2日出生,工商管理碩士,歷任廣州越秀順達貿易有限公司董事長、廣州汽車博覽中心董事長、廣州AEC集團董事長、廣東省商業聯合會副會長,廣州市第十二、十三屆人大代表,廣州市越秀區政協常委,2010年9月起相繼擔任中非資源控股有限公司(BVI)、中非能源投資有限公司、香港中非資源投資有限公司、深圳市源亨信投資有限公司等四家企業的法定代表人。2008年2月起任深圳市零七股份有限公司第七、八屆董事會董事長。練衛飛先生是公司第二大股東(第一大自然人股東),直接持有公司股票,且為控股股東廣州博融投資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實際控制人,也是公司的實際控制人。

  《信息披露違法行為行政責任認定規則》(證監會公告[2011]11號)第十八條規定:有證據證明因信息披露義務人受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指使,未按照規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的,在認定信息披露義務人責任的同時,應當認定信息披露義務人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的信息披露違法責任。信息披露義務人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是法人的,其負責人應當認定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

  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直接授意、指揮從事信息披露違法行為,或者隱瞞應當披露信息、不告知應當披露信息的,應當認定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指使從事信息披露違法行為。

  2005年《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規定:發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義務人未按照規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的,由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責令改正,給予警告,處以三十萬元以上六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并處以三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的罰款。

  發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義務人未按照規定報送有關報告,或者報送的報告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的,由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責令改正,處以三十萬元以上六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并處以三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的罰款。

  發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義務人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指使從事前兩款違法行為的,依照前兩款的規定處罰。

  以下為原文:

  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深圳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

  〔2020〕2號

  當事人:練衛飛,男,1966年2月出生,時任深圳市全新好股份有限公司(原名為深圳市零七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2月17日更為現名,以下簡稱全新好或公司)實際控制人,住址:廣東省廣州市越秀區。

  依據2005年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2005年《證券法》)有關規定,我局對練衛飛指使從事信息披露違法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練衛飛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以全新好名義借款、提供對外擔保

  2014年至2015年,練衛飛為全新好實際控制人。2014年4月至2014年6月16日,練衛飛時任全新好法定代表人、董事長。2014年4月至10月,練衛飛未經公司董事會或股東大會審批程序,私自攜帶并使用公司公章辦理公司借款和對外擔保事項。具體情況如下:

  2014年4月1日,練衛飛以全新好名義與吳海萌簽訂《借款合同》(編號:sz201404-01),由吳海萌向全新好提供借款5500萬元,借款期限365天,借款月利率為2%。4月4日,在吳海萌下達的《指定付款函》要求下,深圳市圣海諾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圣海諾貿易)向練衛飛實際控制的深圳市大中非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中非投資)光大銀行賬戶轉入了5500萬元。4月7日,練衛飛向吳海萌出具了收據,收據上加蓋全新好公章。練衛飛在簽署借款合同后未告知公司財務人員,致使公司漏記5500萬元債務。

  2014年5月18日,練衛飛以全新好名義與吳海萌簽訂《借款合同》(編號:sz201405-03),向吳海萌借款5100萬元,借款期限365天,借款月利率為2%。在吳海萌《指定付款函》要求下,5月20日,王沛雁向全新好中信銀行賬戶轉入4100萬元;5月21日,圣海諾貿易向全新好該賬戶轉入1000萬元。5月25日,練衛飛向吳海萌開具了收據,收據上加蓋全新好公章。該筆資金未被計入公司債務,實際被用于沖抵全新好對大中非投資、黃石市天浩貿易有限公司的應收賬款。

  2014年5月20日,練衛飛以全新好名義與吳海萌簽訂《借款合同》,由吳海萌向全新好提供借款4900萬元,借款期限365天,借款月利率為2%。5月22日,在吳海萌《指定付款函》要求下,圣海諾貿易向全新好中信銀行賬戶轉入4900萬元。5月25日,練衛飛向吳海萌開具了收據。該筆資金未被計入公司債務,實際被用于沖抵全新好對大中非投資的關聯應收賬款。

  2014年10月21日,練衛飛與謝楚安簽訂了4份《借款及保證擔保合同》,相關合同均加蓋全新好公章。合同約定練衛飛向謝楚安合計借款1億元,由全新好等三方為練衛飛提供保證擔保。10月22日起,借款資金分多筆陸續轉入指定收款賬戶。2018年11月30日,深圳仲裁委員會作出《裁決書》([2016]深仲裁字第2123號),練衛飛需償還謝楚安未償還部分借款本金2,187.71萬元及對應的違約金、律師費、仲裁費,全新好對練衛飛應付的上述款項承擔連帶保證責任。

  上述事實,有借款合同、《借款及保證擔保合同》、指定付款函、銀行轉賬憑證、相關訴訟仲裁文件、全新好情況說明、吳海萌詢問筆錄、練衛飛《關于謝楚安、吳海萌相關案件的說明及承諾》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我局認為,練衛飛利用公司實際控制人的地位、優勢和便利,未經董事會、股東大會等決策程序和公司用印審批程序,以公司名義借款、為其個人借款提供擔保。借款、擔保事項發生后,練衛飛未及時通知公司履行披露義務,對上市公司長期隱瞞應披露事項。練衛飛作為全新好原實際控制人,直接決策、實施上述違法行為,依據《信息披露違法行為行政責任認定規則》(證監會公告[2011]11號)第十八條第二款“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直接授意、指揮從事信息披露違法行為,或者隱瞞應當披露信息、不告知應當披露信息的,應當認定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指使從事信息披露違法行為”的規定,練衛飛的行為已構成2005年《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三款所述“發行人、上市公司或其他信息披露義務人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指使從事前兩款違法行為”的行為。

  二、練衛飛多次受到行政處罰

  練衛飛未將鈦礦包銷合同無法執行,以及全新好子公司收回鈦礦包銷預付款交億巨有限公司托管事項告知其他董事、監事、高管及董秘,指示香港廣新出具有誤導性陳述的回函,導致全新好信息披露違法,2014年6月被給予警告并處30萬元罰款。

  練衛飛未經合同流程審批,以全新好名義簽訂借款合同,涉及借款及財務費用合計7733.5萬元,亦未安排公司對相關借款事項予以披露,致使全新好未按要求履行臨時公告義務,漏記出借人轉入大中非投資銀行賬戶的2100萬元負債等事項,2015年12月被給予警告并處30萬元罰款。

  練衛飛授意全新好相關人員對外支付大額資金,參與、實施籌劃股份轉讓事宜,知悉相關股票被司法輪候凍結,但未依法及時告知公司,致使全新好未依法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2016年2月被給予警告并處20萬元罰款。

  練衛飛守法與合規意識淡漠,長期利用實際控制人地位、優勢和相關職務便利,導致全新好治理嚴重缺陷、內部控制混亂,引發多次信息披露違法行為。在被監管機構處罰后,不僅不積極悔過改正,反而蓄意隱瞞,致使本案違法事實在前次處罰決定作出后才被發現,依法應予嚴懲。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依據2005年《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三款的規定,我局決定:對練衛飛給予警告,并處以60萬元罰款。

  上述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15日內,將罰款匯交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開戶銀行:中信銀行北京分行營業部,賬號:7111010189800000162,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并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行政處罰委員會辦公室和深圳證監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60日內向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深圳證監局

  2020年8月5日

評論

  • 華聲推薦
  • 國內
  • 影視
  • 國際
  • 財經
  • 汽車
  • 百科
  • 觀察
  • 探索
  • 債券
  • 理財
  • 產經
  • 兩性
  • 直銷界
  • 聯播
  • 法律講堂
  • 未解之謎
六合宝典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