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貓科技發展公司涉嫌傳銷被醴陵市監督管理凍結6000萬

 

醴陵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申請翼貓科技發展(上海)有限公司行政非訴案由一審行政裁定書

湖南省醴陵市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書

(2020)湘0281財保43號

申請人:醴陵市市場監督管理局,住所地:醴陵市。

法定代表人:丁武華,局長。

被申請人:翼貓科技發展(上海)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張時利。

申請人醴陵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在查處被申請人翼貓科技發展(上海)有限公司涉嫌傳銷案中,為防止被申請人翼貓科技發展(上海)有限公司轉移或隱匿違法資金,申請人于2020年7月9日向本院提出申請,請求如下:一、依法查封、凍結對被申請人基本賬戶在上海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南翔支行銀行卡號為31570703001374787內的存款和理財產品1000萬元;二、依法查封、凍結對被申請人一般賬戶在招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淮海支行銀行卡號為121921084910501內的存款和理財產品1000萬元;三、依法查封、凍結對被申請人一般賬戶在浙江泰隆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銀行卡號為31010180201000007102內的存款和理財產品2000萬元;四、依法查封、凍結對被申請人一般賬戶在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普陀支行銀行卡號為450771620304內的存款和理財產品1000萬元;五、依法查封、凍結對被申請人一般賬戶在上海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張江科技支行銀行卡號為50131000566960860內的存款和理財產品1000萬元。

本院經審查認為,依照國務院《禁止傳銷條例》第十四條一款(八)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零一條第一款第(八)項、第一百五十九條之規定,裁定如下:

一、凍結被申請人翼貓科技發展(上海)有限公司在上海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南翔支行銀行卡號為31570703001374787內的存款和理財產品10000000元,期限為一年;

二、凍結被申請人翼貓科技發展(上海)有限公司在招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淮海支行銀行卡號為121921084910501內的存款和理財產品10000000元,期限為一年;

三、凍結被申請人翼貓科技發展(上海)有限公司在浙江泰隆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銀行卡號為31010180201000007102內的存款和理財產品20000000元,期限為一年;

四、凍結被申請人翼貓科技發展(上海)有限公司在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普陀支行銀行卡號為450771620304內的存款和理財產品10000000元,期限為一年;

五、凍結被申請人翼貓科技發展(上海)有限公司在上海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張江科技支行銀行卡號為50131000566960860內的存款和理財產品10000000元,期限為一年。

案件申請費5000元,由申請人醴陵市市場監督管理局負擔。

本裁定立即開始執行。

如不服本裁定,可以自收到裁定書之日起五日內向本院申請復議一次。復議期間不停止裁定的執行。

不合法傳銷由此引發的案件觸目驚心,給很多人以血淚經歷。傳銷活動不只嚴峻打亂商場經濟秩序,而且極大挾制商業誠信、家庭安穩導致社會治安不安穩。而翼貓科技打開(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翼貓科技)被湖南南縣商場辦理局(原南縣商場和質量監督辦理局)確認為涉嫌不合法傳銷,一同上海嘉定區商場辦理局對其確認違背《廣告法》第二十五條第一項,對其進行了處置。上海翼貓南縣現形傳銷

記者從湖南南縣商場辦理監督局涉嫌違法案件移送南縣公安局書(南市監移字[2017]5號)得知:南縣商場監督辦理局于2017年4月24日對翼貓科技打開(上海)有限公司股東張時利、劉志偉、劉軍、吳家樂、郭家瑞等人涉嫌組織領導傳銷一案立案查詢,在查詢中發現翼貓科技打開(上海)有限公司股東張時利、劉志偉、劉軍、吳家樂、郭家瑞;湖南省翼貓智能科技打開有限責任公司股東黃鐵輝、張友明;長沙翼貓環保科技有限公司股東彭玉良、張文峰、湯學軍;益陽翼貓健康工業有限公司股東夏振宇、郭小豐在打開所謂的連鎖運營活動的運作方式,一是通過打開人員,要求被打開人員交納.入門費”,取得參與或許打開其他人員參與的資格,并從中牟取不合法利益;二是通過打開人員,要求被打開人員打開其他人員參與,構成上下線聯絡,并以打開人員人數為依據核算和給付上線報酬,牟取不合法利益,這徹底符合《阻止傳銷法則》第七條所列傳銷行為的表現方式。且上述人員打開連鎖運營打開人員層級逾越3層,打開下線人數逾越30人,報單入會的資金匯入翼貓科技打開(上海)有限公司底子賬戶:3157 0703 0013 74787(開戶行:上海銀行嘉定區南翔鎮支行)和450771620304等賬戶。涉案金額大,給社會構成極大的不安穩要素。

南縣公安供認方式為傳銷

2019年7月18日記者在湖南南縣公安局刑警大隊曹隊長(原法制科)處得到證明以下信息:2017年5份,南縣公安局協作工商部門查辦了一家翼貓科技在南縣的店面,翼貓總部設在上海,下面分省署理、市署理、縣署理、經銷商,經銷商要交納2.98萬入門費,縣署理要交納15萬入門費,市署理要交納50萬入門費這個架構。經銷商不用拉下線,而直接將凈水器以租金的辦法提供給用戶。用戶每年支付租金1000元,租金1000元的分配方案是經銷商一個分配比例,(經銷商)上級一個分配比例,(經銷商)上上級一個分配比例。入門費也有個分配方案。在南縣一個姓徐的年青人在益陽人幫助下做了個領會店,還沒有打開會員,在南縣沒有打開下線,現在南縣范圍內就不可違法。南縣公安局曹隊長就南縣商場辦理局移送書進一步說明:南縣商場辦理局對公安處理傳銷業務有個知道方面的問題,南縣以上構成3層30人,就公安辦案來說,南縣沒有人與翼貓科技到達生意,所以不屬南縣公安統轄。2019年4月1日,記者在上海嘉定區商場辦理局就翼貓科技是否涉嫌不合法傳銷向公正生意規范直銷執法科趙科長提問,從趙科長那里得到的信息是:現在沒有翼貓科技違法傳銷的依據,顧客反映的內容是不是現實,也需求嘉定商場辦理局要進行相應核實,是否構成傳銷的要件需求核實。現在運營方式千差萬別,假設構成傳銷仍是需求下一步查詢。嘉定監督機構怎樣看待南縣對翼貓的處置抉擇?2019年7月29日記者再次趕往上海,就南縣監督辦理局對翼貓違法確認立案一事,嘉定區商場辦理局公正生意規范直銷執法科趙科長做出以下說明:違背法則規矩的行為發生地,南縣商場辦理局對觸及當地的企業涉嫌違法,南縣商場辦理局有統轄權力,至于確認違法南縣商場辦理局有他的一套程序確認,因翼貓科技注冊地在嘉定,如南縣商場辦理局需求嘉定協作,嘉定商場辦理局可以協作查詢。法則專家對此工作定見依據北京反傳銷專家石標律師的定見:湖南南縣商場監督辦理局將涉嫌組織領導傳銷違法案件移送至南縣公安局,一是從商場監督辦理主體角度依據行政處置有關法規,作出開端定性,符合組織領導傳銷行為特征;二是該行為涉嫌違法的客觀依據還須偵查機關依據刑事法則規矩的違法構成要件進一步查詢取證。取證依據包括清楚翼貓科技的交游帳目,人員構成的數據鏈,人數構成層級鏈數據,獎金獲利分配原則等。南縣監管辦理局的定性不合法只是涉嫌,這個案件南縣監督辦理局沒有查辦完,覺得案件比較復雜,移送南縣公安局。就現在情況看,上海嘉定商場監督辦理局有查詢翼貓科技的行政執法權,且有責任對翼貓科技的運營場所、骨干人員活動規矩、銀行賬戶交游、獎金原則、電子數據、服務器數據、資金流向等生意數據進行摸排查詢。只需以上數據查詢清楚才能在依據上證明翼貓科技不是傳銷,假設證明翼貓科技是傳銷就應該由上海市嘉定區商場辦理局按照法則程序走下去。

評論

  • 華聲推薦
  • 國內
  • 影視
  • 國際
  • 財經
  • 汽車
  • 百科
  • 觀察
  • 探索
  • 債券
  • 理財
  • 產經
  • 兩性
  • 直銷界
  • 聯播
  • 法律講堂
  • 未解之謎
六合宝典开奖结果查询